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昌盛新闻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昌盛新闻

铅酸蓄电池行业涅槃重生 欲迎十倍增长空间

2011-12-14 00:00:00  总浏览:

准入条件发布或掀新一轮整治风暴
《铅酸蓄电池准入条件》发布在即,其出台后可能会掀起新一轮整治风暴,行业集中度会进一步提升。而工信部明年或将含铬、含砷的铅酸蓄电池纳入淘汰落后产能的范畴,对经整改后环保不达标的铅酸蓄电池企业予以停产。目前由于很多企业停产后供需已经出现失衡,再加上成本上升,铅酸蓄电池价格上涨,估计今后会持续走高。业内人士认为,“十二五”期间,随着智能电网在储能环节大规模建设,电池用量可能是以前传统行业的十倍,行业内的龙头企业将大有可为。
中国电池工业协会专家也告诉本报记者,工信部明年或将含铬、含砷的铅酸蓄电池纳入淘汰落后产能的范畴,对“经整改后环保不达标”的铅酸电池企业予以停产。从长远来看,电池价格肯定会往上走。
而另一方面,在新能源汽车和储能这两大应用领域,铅酸蓄电池也有望在“十二五”期间解开一盘前所未有的珍珑棋局,并撬动高达十倍的应用空间。
未来几年中,铅酸蓄电池行业注定不会就此寂寂,而南都电源、风帆股份这些行业大腕们已开始摩拳擦掌……

整顿促行业重新洗牌
富昌路是保定市一条普普通通的小路,但一路上时不时出现的几个硕大的“风帆蓄电池”字样却惹人注目,似乎在喻示着这条路的与众不同。
这些字样都是路两边错落着的汽修店、汽配店所挂——只因“风帆”是中国最知名的汽车启动电池品牌,这些小店老板们自然明白借“风帆”这块金字招牌来招揽生意的道理。
而这只是其一——另一个促使他们这么做的理由则是:风帆股份总部就座落在这条路上。
步入风帆厂区,只见大大小小的叉车、货车、皮卡在四下里繁忙穿梭。装卸区内,一辆起重机正在将一只巨大的板条箱高高吊起,准备卸货。
“这是台刚到货的进口设备。近几个月来,我们的生产线就一直是这样满负荷运转。”风帆股份董秘张亚光对记者说。
此言非虚。自从九部委联合推出铅酸蓄电池行业全国大整顿之后,国内的铅酸蓄电池厂从原先的3000家减少到200多家,市场顿时供不应求。而前不久另一家汽车启动电池主要供应商上海江森自控意外停产,更使得订单如雪片般飞至风帆股份。
“从去年国家整治重金属污染到今年对铅酸蓄电池行业的整治,我们都持非常积极的态度,也非常拥护这一行动。目前看来,整治对行业、对我们企业都是非常有利的,所以公司信心也很足。”风帆股份董事长、总经理刘宝生在接受记者独家专访时说。
他表示,相信通过此次整治,行业重新洗牌将成为一种趋势。
对于这一点,陈博也有深刻的体会,“这次环保风暴来得比预想得早一点,但我们知道迟早会来。只是过去我们做得很认真,别的小企业可能根本不做。”
陈博表示,包括环保部、清洁生产中心都到南都电源看过,认为该厂的环保不会有问题。但即便如此,在整顿风暴刮得最厉害的时候,公司二季度还是有两个月没法供货,直到7月份才开始恢复生产。
也是由于这段产能空档期,下半年以来电池缺口一度高达40%,价格也扶摇直上。“三季度以后,我们一直希望将未发货订单量减少,但实际情况是有发货就有订单进来,还是减少不了,可见铅酸蓄电池行业的整体供给能力的确受到整治的影响。”陈博说,“从长期来看,电动自行车电池的供需存在一定矛盾,预计行业经营情况会比较好。”他预计,《铅酸蓄电池准入条件》出台后行业会掀起新一轮整治,行业集中度也会越来越高。

动力应用前景看好
行业集中度提高的结果之一就是企业得以维持相对较高的产品价格和毛利率。
记者从中国电池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曹国庆处了解到,未来铅酸蓄电池企业都要尽可能进园区统一、集中监管,“未来电池价格总的趋势还是会往上走,因为环保要升级、工艺要改进,加上各方面成本都在增加。”
“工信部明年还可能将含铬、含砷的铅酸蓄电池纳入淘汰落后产能范畴,对”经整改后环保不达标”的企业予以停产。”协会另一位副理事长对记者说。
“经过整治,企业的数量会下降,供给和需求会改善。当不规范的中小企业越来越少后,行业也有望健康发展。对这一行业来说,20%的毛利是应该具备的,明年的毛利率至少不会低于这个数字。”陈博说。
“这之中,比较现实的过渡路径还是铅酸。现在有部门提出:今后低速车用铅酸,高档车用锂电。但我们认为,铅酸电池在混合动力车领域大有作为,不应只局限在低速车。”刘宝生说。
中国电池工业协会副理事长王金良指出,铅酸蓄电池在电动车领域的用途至少有四种:一是轻微混的带起停功能的混合动力车;二是经济型的中混混合动力车;三是特种的电动车,高尔夫车、游览车等;四是低速短途小型电动车,距离在100公里以内,速度在60公里/小时左右。
“未来混合动力车将是铅酸蓄电池的主要应用领域,这不是我说的,在国外已达成共识。”王金良举了微混混合动力车的例子,这种车如果用锂离子电池,成本要占到667美元,但如果用先进铅酸蓄电池的话就只要250美元,且性能要远远超过现有的铅酸蓄电池。
在曹国庆看来,只要看看电动自行车现在的规模有多大,就可以预计到电动车未来的前景有多广,“更何况,电动车当前的发展环境比当年电动自行车要好得多,国家投入很大。”

储能应用撬动十倍空间
尽管动力应用已经是铅酸蓄电池的一块“富矿”,但从长远来看,储能才是其真正大展拳脚的“宝地”。
“如果你再晚点来的话,我们企业自己建的电站你都能看到了。”陈博告诉记者,南都电源内部正在建设一个500千瓦的可移动式储能站,主要用光伏发电,以铅酸和锂电池储能。
他表示,这是一种技术组合的尝试:一方面可吸收太阳能,另一方面也可实现峰谷调节,削峰填谷,由此构成智能电网的一部分。建成后,整座研发大楼的用电都可由这座电站来供。
不过,目前国内仍有不少舆论认为铅酸电池是将要被淘汰的技术路线,储能应该以技术更新的锂电或液流电池为主。
“但从稳定可靠、性价比、维护的简单性、经济效益等出发,还是应选择铅酸蓄电池。要知道,美国的储能站也依然在大规模使用铅酸。”陈博说,“铅酸蓄电池最大的特点是成本低、使用维护简单、可回收利用,属于回收利用率最高的产品,达到95%,体现了循环经济,既安全可靠又有经济效益。”
他认为,铅酸蓄电池是大规模储能电站的理想选择:因建电站不需要在市中心,对土地没有太高要求;同时也不需要经常搬动,也没有重量上的特别要求,“既然这样,为什么不使用一个又可靠、又安全、又有效益的产品呢?”
在他看来,当前有个观念认为新能源要用新技术,但这需要打一个问号。“好用的才是真道理。客户可以去尝试,相信最终还是会选择铅酸蓄电池。应该看到,铅酸蓄电池存在了100多年,用量反而越来越大,技术在不断进步,生产效率在不断提高。”
“储能电池在发展过程中需要注意两点:一是不要只盯着锂电,因为未来也可能出现更好的技术路线;二是不要贬低铅酸,因为它仍有广泛的应用空间。”曹国庆说。
他表示,最终“说话”的是性价比,假设用一个锂电池的成本,铅酸电池却可以用三个,那么投资方还是会考虑后者,“更何况铅酸电池本身技术也在发展。”
国内电池领域权威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杨裕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并不赞同“锂电池替代铅酸蓄电池”这一说法。
“这个说法不确切。铅酸蓄电池有自身的特点和应用范围,它已经有152年的历史,却还能有这么大的产能和规模,这绝非偶然。短期内还看不到替代的迹象。”杨裕生说。
王金良更直斥,“锂电池要去替代铅酸蓄电池”的说法是“不懂行”。在他看来,不同的电池有不同的应用领域,根据电池本身的不同特点,都有各自施展的空间。
他表示,这个产业未来有很大的空间,“美国曾有一个机构做过估算,如果智能电网在储能环节大规模建设,电池用量可能是以前传统行业的十倍。”